棉被吊灯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那通电话(很久以前的存稿,所以是be)

《那通电话》
*整篇文章都是作者大脑混乱的瞎说。如果不想看或看不懂,请翻到最后,有一个短小的梗概。
*BE慎入!
*BE慎入!
*不接受BE千万别进来!!!



“好,那么接下来我们来聊一聊Sebastian Stan……”







————————————————————
01.
事情的起因是你睡不着。
你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拿起枕边的手机。苍白的屏幕刺的你眼睛发疼,于是你眯着眼打开通讯录。
你其实没有给那个人置顶,也没有在他的昵称前加上一个“A”,好让他成为列表里最顶端的好友。但此刻你第一个想到了他。
你犹豫了一会儿,关上了手机。

你想起来你原先并不是个这么别扭的人。以前你会对夜店里穿露背深V的女孩吹口哨,会挤眉弄眼地对你的那个澳大利亚同事说“Wow哥们儿肌肉很棒哦”。
然后不合时宜地加一句“但还是没有Seb辣”。
然后对方会哇哇大叫地将塑料锤子抵在你胸口,委屈地喊“那你这个LGBT队长怎么还不去和人家领证”,惹来片场一位英国绅士的低笑。
于是你张牙舞爪地对那位绅士喊“Tom快来把你的傻哥哥领回家啦”。绅士故作正经地别过头说,谁说他是我哥哥,我明明比他还大两岁。你的那位女性朋友走过来,迷人地笑着说,要回家也是Loki和Thor回家啊。
对了,你想起来了。
原来漫威这么大的一个家庭,只有你一个人分不清角色和演员。

02.
你其实也给他打过电话。
当时你斟酌了很久。美队3刚刚杀青,演员之间的热情也还未消退,此时打个电话,应该不会被对方怀疑。你还像个小学生一样为自己这个“聪明绝顶”的考虑而躺在床上傻乐了好半天。
他给你留的是私人号码,没费什么力气就接通了。你以一种标准的热情但透露着疏离的口吻问候他——不得不说你完全可以出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之如何邀请不熟的同事》——然后试探地问他要不要来你的新片场探班。
“萨凡纳很好玩的!街心公园特别美,晚上看星星效果超好,还有鬼屋和鬼车!”你发誓你已经很努力地压抑着自己语气里兴奋的成分了。如果你的兴奋有实体的话你估计早就把它掐死了。
然后你听见他惊讶的声音。
“哦……Chris你之前从来没有邀请过我……”透过手机你仿佛已经看到了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嗯……我是说,好,可以的。”
你这才发现原来这五年你都没有主动给他打过一个电话。你几乎要丢下手机捶胸顿足了,这多甜的孩子啊,你怎么就这么闷骚。

03.
他没带行李,下飞机就远远地冲你招手。
“你不打算住几天?”你问。
“我明天下午还有事。”他笑盈盈地说,“我们先去街心公园吧,然后等晚一点再去看鬼屋,夜里去看海。”
夜里去看海?
“对的。我曾经凌晨沿着海岸线走了几小时。那时候的海,很神秘。有点危险但真的很美……”他开心地比划着,“You know……”
“I know,I know,seb.”你故意调侃道。他的眼角荡漾着微波。




有浪拍打在海岸上。白色的花顷刻绽开在礁石上,又消失在浓郁的黑夜中。
他断断续续地说了很多话。但你没有怎么回答。其实你有在认真听,你只是在努力地想出一些什么梗来调笑一下。
你终于没有想出来。
你们沿着沙滩走。凌晨的海边并不是真的全无人烟,你看见有一些小情侣手牵着手,小声地说话。说到高兴处时,会不受控制地笑弯了腰。
你开始觉得有些难为情了。只有你们一对男人在大晚上一起跑出来。你开始想集中精力听他讲话,却发现他早就沉默地闭上了嘴,走在你略前方的位置。

你微微启唇,声音卡在嗓子眼里。

然后你放下本能地抬起的手,安静的跟在他身后。海水在你们脚下轻轻卷过,你发觉你们走的离那些小情侣越来越远了。
你终于有了一个开口的机会。你说,Seb,我们离海水太近了,往人多的那边去吧。

04.
当记者问起你这件事的时候你有点恍惚。
你不年轻了。距离那个翻看通讯录的夜晚也已经过去了好些年。
“您还记得他吗?”年轻的记者微笑着问。你随即礼貌地笑道,“现在年轻人都很少知道这件事了。”
“可我妈妈很喜欢你们,我小姑姑也是。”女孩有点害羞地低下头,“那时候,甚至很多男孩子都觉得……”她没有说完。
都觉得什么?
你笑了。

那天晚上你们走累了,就坐在岸边的24小时小吃店里休息。
“你要不要看海上日出?”你提议。
“当然,那一定很美丽。”他笑笑,“可是现在离日出还有好几个小时,怎么打发呢?”

最后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你郁闷地给手机设了闹钟。
这真不是你想象中的约会。

05.
“您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呢。”记者说,“您还记得他吗?”
“记得。”你说。
唔,让你想一想,你们有多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漫威不让你们在解约后的一段时间里有合作关系。于是你就等着,等那段时间什么时候过去呢。
等到他剪了长发,当了主演。
等到他换了电话,有了家庭。

“他…他是个很好的同事,很敬业,很善良。每次我们拍戏的时候,他都很认真……他是个,很甜的……”
“很甜的小孩?”主持人笑眯眯地说。
“很甜的男人。”你说。
主持人凑近身子来,有点暧昧地问:“您听说过粉丝们……”
“Cut.”有人大声喊。
你微微一愣。然后制片人从摄像机和摄像机之间走出来,严肃地对主持人说了些什么。你六十多岁了,听不清。你保持着礼貌的微笑,转过头去看他。他感受到你的目光,瞥了你一眼,没有朝你微笑。
你发觉那人的眉眼有点面熟。

06.
“Seb,Seb.”你被手机铃声吵醒,赶紧摇了摇睡得迷迷糊糊的他,“快起来,马上要日出了。”
“啊?哦…”他睡眼朦胧地揉揉眼睛,“好,我们走…”
“你很困吗?要不再睡一会?”你看着他的表情笑出了声。
他努力摇摇头,站了起来:“不,现在就走。”

你看他,做事情多干脆。

“这都六点半了,怎么太阳还没出来?”你急切地望着海平线,“可是天已经有点亮了啊,那光是从哪里来的?”
“Chris……”他站在你背后,有点不安地说,“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了……”
“怎么了?”你回头去看他,然后发现了答案。

“原来太阳是从我们后面升起来的?!”
你惊得说不出话来,紧接着又气愤的跺脚。他安慰你“没事啦,在youtube上就有日出视频啦”。你没说的是你只是想和他享受一场两个人的日出,而已。

07.
你又翻了个身,实在受不了了。
狠下心,你咬咬牙,摸过手机,点开通讯录找到了他的号码。
Sebastian Stan,
Sebastian Stan,
Sebastian Stan.





Seb,Seb,Seb.









my sebby.

你手一软,手机掉在你脸上,把你砸懵了。
然后你彻底清醒过来,看清了你通话界面上他的照片。他剃着寸头,穿着礼服,留着胡子,笑的很甜。
无名指上戴着戒指。




你挂断了电话。

00.
此刻你看着制片人的脸庞,想起了这通电话。
他并没有在第二天打回来,问问你为什么大半夜不睡觉要给他打电话。

他真是个傻子。

而你不也是么。

你最终甚至没有机会告诉他,哇,Seb,好久没见了,你的孩子和你长得真像。但他比你聪明多了,他知道避嫌,不像你,全世界都在传我们的绯闻了,你还来陪我玩,还来参加我的opening night,还配合我做那些不营业的bromance。

Seb,Sebastian,你真残忍,你那时老是让我觉得,你是喜欢我的。可是,你最终连一通电话都舍不得打给我。你真的想让我等你七十年?像Steve和Bucky那样?我不是美国队长,没有那样的勇气,也没有那样的机会。我成熟了,总算分清故事和现实了。我老了,没有力气再爱你了。

啊,对了,你又想起来。这些话不能放在那通拨回来的电话里,不然会吓跑那个甜甜的小孩的。



End.
————————————————————
梗概:
Chris有天晚上睡不着,想给Sebastian打一通电话。他想起2015年叫Sebastian来萨凡纳看海上日出,其实他只是想来一个浪漫的约会,可太阳偏偏不是从他们所在的那片海滩上升起来的。
他鼓起勇气拨通了电话,却终于想起Sebastian刚刚在几个月前订婚了。他赶紧挂断了电话,心中隐隐期望Sebastian打回来。但Sebastian并没有。
许多年后年老的Chris参加一个节目,女主持人听母亲说过evanstan的事情,于是意欲打听。但制片人是Sebastian的儿子,他阻止了这件事。
Chris总算想出来那天晚上他本该在电话里对Sebastian说些什么了,在他翻看通讯录的三十多年后。
Chris终于还是决定不再爱Sebastian了,在那通电话的三十多年后。

我错了,我,我这就去写甜文………这篇放了好久了,所以没有糖。现在桃包发达了,我再也不写be了!!

【EVANSTAN】无效信

预警:
1.校园AU设定,年上,高二和高一。
2.人物性格参照现实。
3.RPS使人迷幻,切勿当真。
4.突如其来的脑洞,不确定有没有后续。「有后续就开车,焊死车门的那种」
牵牛花的话语:爱情,虚幻。
———————————————

那年十月的北美忽然寒风凛冽,一夜之间校园里的小生灵们全都垂下了腰板。直到大半个月之后,太阳重新照耀在大地上,紫色的牵牛花才继续缘着窗外的铁栅栏往上爬。
Chace要去看学校的篮球比赛,于是Sebastian独自一人来到图书馆。
文学区很少有学生涉足,但英语不好的Sebastian却喜欢来这里读诗和小说,用以增添英语课写作时的灵感。
他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上一次没有看完的诗集《西风颂》,为下节课的革命主题做准备。但当他打算去找个位置坐下的时候,听见书架的另一边有脚步声。透过书与书之间的缝隙,他看见了Chris Evans的脸。
虽然Sebastian并不怎么关注学校里的八卦,但有那么几个名字总在同学们口中被提起,让人记忆深刻。比他高一个年级的Chris Evans就算其中一个。此刻Chris正认真地寻找着某一本书,蔚蓝色的眼睛低垂着,有傍晚的余晖从窗外斜射进来,照得长睫毛熠熠生辉。Sebastian不禁想,真的和那些女同学说的一样,是个睫毛怪呀。
他差一点笑出声来。
Chris似乎听到了那轻微的响动,Sebastian赶紧蹲了下来。对方有点迟疑地大声问了一句“谁在那里?”。但Sebastian没有回答。他以一种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诡异心态,维持着这种微妙的躲猫猫状态。
Chris像是松了一口气,抽出一本书,找了个位置坐下。
Sebastian重新悄悄站起来,发现Chris拿走的是《二十首情诗和绝望的歌》。他透过书的缝隙看见Chris从口袋里掏出几张信纸和一个精美的信封,小心翼翼地把它们铺在桌子上,然后翻开那本诗集读了起来。
肯定是给哪个女孩子写情书呢,Sebastian想,没来由地有点酸溜溜的。他记起来Chris本应该参加这场篮球比赛的,可竟然为了某个漂亮姑娘而找了个什么借口翘掉了比赛来写情书。那个姑娘可真是幸运啊,他想。
他不敢从书架后面走出来,现在再这样做就很尴尬了。Sebastian只好就地坐下来,靠着书架翻开书。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静与群星。”
Sebastian身体一颤。
Chris若有所思地念出了这一句,接着有些满意地“嗯”了一声,将这句话写在了纸上,笔尖摩擦着发出“沙沙”的响声。
真是蠢蛋,写情书还要照着诗集抄。Sebastian又想偷笑了。看呀,大家都喜欢的Chris Evans也不过是个恋爱中的大傻瓜。
Sebastian忍不住又开始“偷看”Chris。他以前从未好好打量过这位有名的学长,今天才发现原来Chris真的非常可爱。Chris的脸此时已经红透了,只好左手捂着发烫的脸,右手继续写着那封告白信。
“你真的很可爱…其实你刚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Chris一边奋笔疾书,一边喃喃地将写下的内容念出声。
不不不怎么会有人比你更可爱呢学长,Sebastian隔着一个书架在心里默默反对。
“可能你对我没什么印象…但是我真的特别喜欢你…”
天啊怎么可能有人对你没什么印象的嘛,只有像我这样傻读书的呆子才会注意不到你,我大概是全校最后一个认识你的人了。Sebastian继续在心里疯狂吐槽,脸上带着傻兮兮的笑容。
“可不可以…和我交往?”写下这句话后Chris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又像是意犹未尽地,加上了一句诗。
“当蓝色的夜坠在世界时,没人看见我们手牵手。”
行吧,矫情又可爱的甜心Evans学长。Sebastian默默想。
Chris折起信纸,装进信封。然后在信封上写下收件人的名字。
真可惜,竟然没有把那位幸运的女孩的名字念出来。Sebastian有些遗憾。
他听见操场上传来哨声和欢呼声,篮球赛似乎结束了。金红色的夕阳已经沦陷了一半,晚风拂过攀缘在窗外铁栅栏上的牵牛花,于是牵牛花也微微颤抖着镀上了一层神秘的金红色。
Chris朝书架走来,把书放回书架。Sebastian感到自己靠着的书架轻微地晃了下。
“啪嗒”一声,Sebastian当做书签的硬卡片掉在地上,空荡荡的房间更加放大了微小的响声。
“谁?谁在那里?”Chris终于警惕起来,这一次他没有迟疑,直接走到书架背面寻找藏起来的人。
他看到Sebastian的一瞬间眼睛都瞪大了。
“呃,Hi,Evans学长。”Sebastian只好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嗯,抱,抱歉,我只是恰巧来看书的…”
“你都听见了?”Chris语气十分惊恐,像是被窥见了最大的秘密一样。不就是个告白信嘛,Sebastian在心里吐槽。
“嗯对…哈哈不过我不知道你是给谁写的啊…”Sebastian边打哈哈边有点惊悚地想,他不会就在这里把我生吞活剥了吧…
然而Chris只是扶住书架以控制自己颤抖的身体,接着他深深地看了Sebastian一眼,便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图书室。
Sebastian艰难地站起来,发现那封信Chris放在桌子上忘记拿了。他正犹豫着要不要追出去,就看见了信封上的字迹。
TO SEBASTIAN STAN.
Sebastian怔住了。一个念头在脑海里形成,接着像电流一样麻痹了他的全身。
不会吧…
Sebastian赶紧跑到窗前,透过铁栅栏和牵牛花,他看见Chris已经下了楼,跑到了操场。阳光反射在Chris的棕发上,闪花了他的眼睛。Chris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摸摸自己的口袋,接着抬起头望向Sebastian所在的窗台。
两束目光交汇。接着Chris马上移开视线,双手捂住通红的脸颊,飞快地消失在为比赛欢呼的人群中。
多年后Sebastian忽然意识到,在那一瞬间,
那个矫情又可爱的学长在金红色的夕阳中对自己说了再见。而见证者只有一排排沉默的书架,和铁栅栏上的牵牛花。



———————————————

可能有后续吧…可能…




【EVANSTAN】七年不熟

01.

16岁的Chris还是和6岁的没差,还是讨厌妈妈的唠叨,Scott的调侃,
和数学题的麻烦。
早知道这场什么乱七八糟的校外考试这么难,干嘛还要来参加?Chris咬着笔头,脑内已经列出了弟弟看到成绩后嘲讽自己的几百种方式。
“行啊老哥,千万别告诉我的同学,不要让他们看到我有一个数学不及格的哥哥。不然他们要笑话你可怜的数学得A的老弟了!”
可以的Scott,你亲爱的老哥回去就要揍你一顿出出气。Chris默默咬紧了笔头。
秒针带着分针跑,分针带着时针挪。挪挪挪…交卷时间快到了。
Chris盯着卷子反面的空白部分,心情复杂地咀嚼着老妈愉快的话语。
“就是去测试一下你的数学水平嘛…”妈,您能为这次考试的成绩负责吗?您又不是不了解您大儿子的数学水平。
有同学陆陆续续地走上讲台交卷了,该死的他们难道都会做?立志要学表演专业的Evans先生不禁毛骨悚然。
老天爷啊Christopher,你先想想自己怎么搞定这次考试吧。
前来交卷的考生围在讲台周围形成了一个圈。Chris已经看不见监考老师的头毛了。按理说这时应该是最好的“交流时间”,可这是场校外考试,Chris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没事…又不是第一次数学炸了。
Chris深吸一口气,合上笔盖准备起身,却猛地被后排的人按住了。
“sh.it怎么回事…”Chris刚想骂人,就听见身后的人凑到自己耳边悄声道:“同学,不想考砸吧?那就先坐下。”
嘴唇要贴到自己耳垂上了。
还是气音。
还没等Chris的脸颊做出反应,Sebastian拿起自己的卷子悄悄蹿到前排,把写的密密麻麻的试卷反面摊在Chris面前,熟练地挡在他前面,遮住了来自讲台的视线。
Chris反应过来就开始狂抄。
好人!!!
活了十来年,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热心的陌生人。虽然做的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但Chris真的对Sebastian充满了感激。
Sebastian若无其事地挡在Chris身前,实则警觉地注视着讲台上的动向。人开始渐渐变少,Sebastian赶紧抓起自己的卷子,Chris一脸懵逼地用左手摸了摸胸。
“连接C点与S点。”
对方再次凑上来,在自己颈窝里吐出一句话。然后匆匆跑上讲台,双手向老师奉上了卷子。
Chris愣了愣,恍然大悟地写上了最后一题的最后几步。
好人!Chris充满成就感地交上了试卷,并且冲那个好心的陌生人露出了大大的标准的Chris式笑容。
陌生人有点害羞地抿抿嘴,转身离开。
“嘿,你叫什么名字?”Chris赶紧追上去搭上那人的肩膀。骨架真小,他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Se,Sebastian Stan。”Sebastian有点惊讶,羞涩地笑着回答。
“Chris Evans。”Chris强行让对方正对自己,顺手摸了一把对方的胸,手感不错,“刚才没看你这么扭捏啊,怎么,惯犯?”
“差不多吧…你知道的,我数学和物理还不错,有时候别人需要,我就借他们抄了。”
惯犯Sebastian心虚地舔了舔唇。
“Evans同学,你的手…”
Chris尴尬地把放在对方胸上的手缩回来。
“刚才的事谢谢你啦!走,我请你吃冰淇淋去!”
Chris才不想说是因为Sebastian刚刚舔完唇时那两片嘴唇实在像艳烈的红玫瑰瓣他才故意请他吃冰淇淋的。
Sebastian不知道。他只当自己努力学了一个学期的课外数学,换来了一个免费的冰淇淋。说不定还有一段友谊。

02.

Chris目瞪口呆地听着Sebastian一边吸着蓝莓冰淇淋一边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的经历。
“所以你其实是高一的,来参加高二的数学考试就是为了好玩??”
“不我没有!…好吧差不多。我不知道…”Sebastian语无伦次地辩解,“我我我就是想看看我能考多少分,然后做完卷子发现你一直在那里什么都没写,我就想帮帮你…”
嘴角还沾着深蓝色的蓝莓酱,略显苍白的皮肤衬得双唇越发艳丽。手忙脚乱的比划着,眼睛闪闪发亮。
“你的眼睛是…灰绿色?好好看啊。你是哪里的人?”
对方听到这个突兀的问题后顿住了。脸开始微微涨红。
“我…从罗马尼亚康斯坦察来的。跟着妈妈来的美国…还有,其实我的眼睛有时候是灰蓝色有时候是灰绿色…”
声音明显小了下去。
“没事没事,冰淇淋好吃吗?”Chris知趣地转移话题。Sebastian含糊地“嗯”了一声,低头专注地吃冰淇淋。
也许他把卷子给同学抄只是为了交几个朋友而已,Chris想着。
我可以满足他的心愿。
“交个朋友吧,Seb。”Chris笑着伸出手来。

03.

Chris和朋友们从小酒吧里走出来。
午夜街头的寒风把醉意吹走了一大半,他和喝得东倒西歪的朋友们告别,准备往家的方向走。
“您好…请问能…借一下手机吗?”
他抬起头来,看见一个神志不清的小青年扶着路灯杆艰难地问。
当然可以,他赶紧扶住对方,顺便掏出手机递给那人。
“谢谢…”小青年抬起脸挤出一个迷迷糊糊的笑容,颤巍巍地开始拨打电话。
这不抬脸不要紧,一抬脸Chris惊得吓掉了扶在对方身上的手。
“Se…Sebastian?!”
“啊?Chace快来接我…我在大街上…”
街灯鹅黄色的灯光洒在Sebastian酒气熏天的脸上。Chris怀着惊喜和激动的心情重新扶住了对方。
你信吗,两次萍水相逢。
“Seb,我哪知道你在哪条大街上啊你说清楚啊!!”Chris听到电话那头的人无奈地大喊,“我在赶论文啊很忙的,要不你先住其他朋友家里?或者先醒个酒?…”
“Chris…”Sebastian突然笑嘻嘻地盯着Chris。
Chris心里暗喜,Seb也还记得我?
天啊缘分真是神奇啊!我要不要现在让他去我家醒醒酒然后叙叙旧…
“Chris…能先别扶我胸了吗…”
哦。
Evans先生把手重新插回口袋。
不过他还记得我的名字,这还是很值得开心的!
“你好,我是Seb的朋友Chris,他可以先去我那里待一会,谢谢关心再见!”Chris夺回自己的电话,冲着电话里的人热情地大喊,并且友好地挂掉了电话。
“什么??等等…”Chace疑惑的声音传出来,“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叫Chris的朋友?…”
Chris把手机揣进兜里,双手环住Sebastian:“老天爷,你怎么醉成这样…”
两人摇摇晃晃地往Chris小公寓的方向走去。

04.
“Sebastian,醒醒,醒醒。”有人猛摇着自己。
光好亮。Sebastian迷迷糊糊的想。
“你搞什么喝了这么多?…”那人喋喋不休地说。
好吵。我还没醒呢。
“嗷”的一声惨叫,Chris捂着脸倒在床上。“Holy s h i t你居然打我我这么好心把你捡回来…”
这一声嚎叫把Sebastian的醉意赶走了些许。吓得他赶紧从床上爬起来。
“呃…您是…?”Sebastian努力睁开眼想看清对方。“很抱歉,我、我刚才实在是困,就随手挥了一下,无意冒犯…”
“我是Chris。”Chris一脸黑线地回答。
搞半天你都没认出我。
“Chris?哪个Chris?”Sebastian的脑袋醉的发疼,开始仔细在脑海里搜索“Chris”这个随便在街上一喊就会有一群人应的名字。
“就是那个,你高一的时候参加高二的数学测试,帮了一把的那个Chris。”Chris比划着,“然后还请你吃了蓝莓冰淇淋的Chris。”
“哦,是那个数学不好的Chris啊…”Sebastian长呼一口气重新瘫在床上,“我就说你和他怎么长得那么像呢,合着之前我还喊对了呢,如果是那个狙击手Chris我就完蛋了…”
所以他还是记得我的喽?突然想起路灯下Sebastian拖长了尾音的那一声“Chris”,Chris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
“想起来了吧,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今天你就在我这里待一会儿吧。”
“行,谢谢。”Sebastian有气无力地回答。他已经懒得去费点头的力气了。如果自己还有力气的话,他宁愿花在思考毕业论文上。
Chris的公寓只有自己一个人住,所以小得Sebastian躺在床上都能看见他在厨房里倒水的背影。
这些年怎么样?Sebastian突然想问。但是他实在是没力气开口了。
“这个房子怎么样?毕业了之后我就住在这儿。哈哈,这几年当了个小演员。最近演了个会着火的角色。你呢?”Chris自己说着,仿佛知道Sebastian想这样问一样。
“Sebastian?”对方提高音量重复了一遍。
Sebastian睁开眼睛疲惫地说,“Chris…让我睡一会…求你,别吵。”
安静的几秒钟之后。
“行吧,你已经把我吵醒了。”Sebastian觉得自己完全无法对对方委屈的狗狗眼和长睫毛说出任何拒绝的话来。何况人家只是因为一面之缘就好心把自己带到家里来休息。他接过Chris手中的水杯喝了一口,“我刚交流回来,马上要毕业了。我大概也打算走好莱坞那条路吧。喔,该死,我毕业论文还没写完。”
“噗——”Chris忍不住笑出声,“你能出去交流,那应该是模范生乖宝宝啊,竟然…没写完论文?你真的是当年那个去考高二数学的学霸Sebastian吗哈哈哈哈哈啊——”
“得了吧,我一点儿也不是什么模范生。况且那都是七年前的事了。”Sebastian翻了个白眼,心头突然涌上一种奇怪的感觉。
原来都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啊。
Chris大概也想到了,于是停下了哈士奇一样的傻笑。
“Sebastian,你不觉得这挺神奇的吗?七年前见过一面,今天我们俩还能认出对方。”
“是啊,七年前你还说过要当我朋友呢,我就交了个再没见过面的朋友。”
“今天不是见着面了吗?”
Sebastian心里一暖。
“那你猜,咱们今天要是再分开,还能再见面吗?”
“谁知道呢?万一下次就是七十年之后呢?”
“那样的话就算碰到也认不出来了,老的一脸褶子了。”
“哈哈哈,那不如趁着还没分开,做点有意义的事?”
Sebastian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果然……大半夜来陌生人家里是不对的吗?
“你带了论文U盘吗?我帮你写一点吧。”
吓死我了,Sebastian把电锯杀人狂和开膛手杰克从脑子里赶出去。
“唔,带了。幸好我把U盘挂在钥匙扣上了。”他开始掏口袋里的钥匙。
“也幸好你今天碰到了我啊~”Chris笑着说,“要不然你交不了论文,教授还要怀疑当初为什么自己会选你参加交流了。”他打开自己的电脑。
“你可以现在睡一会儿,我先看看你的论文。”
“Thanks,pal.”Sebastian呼出了一口气,重新闭上眼睛。“那我祝你演的那什么火能大火一把吧。”

05.

Chris叼着烟翻着剧本。
搭档Hayley走过来坐下,“马上开拍了,那个新人怎么还没到?”
“哪个新人?”
“好像叫Se…bastian?Sebastian Stan。这个名字好像在东欧那边挺流行的。”
“唔。”Chris含含糊糊地回答,隐约感觉自己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
少见是少见,但总有重名的吧。
正当Chris自己琢磨的时候,Hayley站起来招了招手,“喔,他来了。”
记忆中那个吸着蓝莓味冰淇淋的少年已经出落成美男子了。Chris猛然想起来那个人曾经的样子,不禁愣在了原地。
又已经过了将近七年了。
自从演了霹雳火以后,他的人气一路上升,现在又与漫威合作,出演美国队长。这么多年,他还真的差点要忘了那个挡住监考老师视线的“朋友”,现在,那人又出现了。
“Hi,Chris。”Sebastian已经走到Chris面前,与他握手。
“Hi,Sebastian。”
“等等,Chris,说好的波士顿人只叫姓氏的呢?”Hayley有点惊讶,“还是你们俩之前就很熟?”
“没有啦,我们不熟。”Sebastian笑眯眯地回答。
只是每隔七年见一面的朋友啦。
Chris看见对方的口型如是说。

06.

Chris终于决定敲响Sebastian的房间门。
“我,我带了很喜欢的一部影片,要一起看吗?”
sh.it还不如直接说打算叙叙旧。
“可以啊。”Sebastian侧身让Chris进来。“《爱在黎明破晓时》?哇,这个我超喜欢的!”
Chris把影碟放进DVD的时候,Sebastian站在他背后说。
“对了,毕业论文过了,谢谢你。”
“我当然知道。”Chris有点好笑,“要不然你怎么出来拍戏的?”
“是啊,但是一直拍的不怎么好。”
影片开始时Chris听见Sebastian这样说道。
在看这部他们都看过许多遍的电影时,他听他断断续续地说了两个小时,说自己当演员也不是很顺利,这些年也只能在各种烂片里跑龙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别灰心,这部电影也许是个转机呢。”他说。
“不太可能。”Sebastian回答,声音有点闷,“我看了剧本,Bucky估计一共连十分钟的出场时间都没有。而且在这个系列里应该不会再出场了。”
“钢铁侠的电影已经把漫威带起来了,雷神的电影可能也会有一部分正面影响。这样的话美队的电影应该会有很多人看吧。万一有大导演看上你了呢?”Chris小声说。其实他自己也没什么底气。Bucky可能的确是个典型炮灰角色,也许出场只是为了突出Steve的主角光环而已。
重要的是,他又将与Sebastian分别了。
“Sebastian,你知道吗,”
Chris有点怅然。
“两个七年了,咱们俩还没有对方的电话。”
“是啊。”Sebastian终于露出一个笑容,“我们就是仗着缘分而已。”
“所以你的电话号码是?”

07.

现在是2018年1月。漫展要开始了。
Sebastian对着准备室里的镜子做最后的准备。
“磨蹭什么,小甜心。”Anthony走过来拍他的肩膀,“一会儿就上场了。”
“我在想,我这个大胡子造型是否真的配得上你说的‘小甜心’这个称号。”Sebastian笑着拍回去,“待会出去可能会让粉丝们大吃一惊呢。”
“好了,Chris也来了,我们可以上场了。”他的黑人好兄弟吹了一声口哨。
Chris就在站那边。Sebastian和他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三人一起往舞台走去。

“…但是,Sebastian你演的角色有点坏坏的喔~”主持人坏笑着说。
Sebastian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不过至今都没人在我走路时朝我扔盾牌。”
台下一片哄笑。
Chris有点不满了。
就他对美队系列的见解,Bucky这个角色从不是什么坏人。Sebastian永远学不会像自己一样为角色辩解一下。当时漫威高层宣布美队其实是九头蛇的卧底时,自己还专门发了一条推文以示不满。可是winter soldier在网上被骂时,Sebastian从来没有做出任何辩护。
他一直都像许多个七年前,那个有点胆怯的小少年一样。
“喔,我要为Sebastian说几句。”Chris听见自己这样说。
“那不是他的错,他被洗脑了!”
他听见台下越来越响亮的笑声和起哄声。
“他是受害者,真的!”
他看见Anthony在身侧笑得尴尬,想起这位好兄弟曾无奈地叮嘱“Chris你收敛一点好吗,你大老远看见人家黑裤子上的蚂蚁我也很难圆场啊,你突然摘别人头发我也很难反应过来啊,你的公关托我好多次了,你用不着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你的不熟的朋友的”。
他看见另一位当事人低下头温柔地笑,胡子遮住那人的脸,但脖子还是清晰可见地变成了粉红。
“I have a soft spot.”
他举着话筒,声音柔和了下来。

08.

粉丝们很快反应过来,年轻的女孩子们甚至已经在激动地尖叫了。
Sebastian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搞什么…这人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啊!
他觉得Chris简直还是当年那个从背后追上来问自己名字的傻小子。他并不是没看过粉丝们在网上分析的文章,Chris和自己之间“不熟”的“friendship”,总是撞衫的迷之衣柜,很多女孩总能惊喜地从他们俩说的话中找出有关对方的蛛丝马迹,然后理直气壮地说:“EVANSTAN is real!”
事实上他们之间只有许多个未曾再见的七年,导致“friendship”永远熟不起来,甚至在最近一个七年里,就算成为了搭档,也只是保持着微妙的普通朋友关系。
但他们总是有一些奇怪的、看起来又不像“普通朋友”的举动。闻脖子,拥抱,Sebastian想,他无法拒绝Chris这种意味不明的动作,即使是经典的Evans式“摸胸”,Chris看向自己的眼神中也有着和面对其他人时不同的暧昧。
他无法拒绝。
Sebastian想。
不要细想原因了,就算是看在大学论文的份上吧,总之该死的他就是无法拒绝。

漫展主持人总算是放过了三人。Sebastian起身的时候回想自己在这次问答环节中有没有剧透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没有,他回忆了一遍之后对自己确定。
“Seb,Seb!”他听见Chris在自己打开准备室的门准备出去透透气的时候在自己背后喊。

09.

谢谢,不过我并不缺朋友。
  那你为什么主动把自己的卷子给别人抄?
我只是想帮帮别人。
  你肯定是想让别人喜欢你啊。
请你别说下去了。
  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啊。
别说下去了。

有眼泪滴在蓝莓酱上,Chris愣住了。
“等等,你怎么…对不起,我的错,我不说了…”
“不是你的错。”他听见对面的少年含着冰淇淋勺小声抽噎,“抱歉,是我刚才没说真话。”
“说不缺朋友是骗你的。”
Chris听见15岁的Sebastian低声讲,自己刚刚搬来美国的时候,没人喜欢他过于肉乎乎的脸颊,和奇怪的罗马尼亚口音。很少有人主动和他说一句话。久而久之他变得安静,安静地坐在角落,不说一句话。
就像多年后他安静地扮演着沉默的Bucky,站在世人充满恶意的审判台上,不说一句为自己辩护的话。
他努力学大家都学不好的数学和物理,尽管他也觉得它们简直和哲学一样难懂。但是他就算一次又一次主动把卷子放在他人桌前,也没人会在中午吃饭时想起他,找他一起享用午餐。
没有人。
Chris听着他讲完了这些后,默默地站起来,绕过桌子,拥抱了他。
他很惊讶但他没有拒绝。
这个怀抱太温暖,他无法拒绝。他想。

他一直无法拒绝Chris,这么多年。

Sebastian已经搭上了门的把手,再往前走一步他就可以出去透透气,让混乱不已的大脑清醒一下了。但他停住了。长久以来萦绕在心头的情愫,这么多年心底莫名的期盼,此刻都化为实体,压在他的手上让他动弹不得。
他只能任由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促。
然后一个温暖的怀抱包裹了他。

10.

有时候Chris会想,七年哎,我们只不过是两次相隔七年才再次见面而已。Steve和Bucky都七十年没见了,再重逢时Steve不也毫不犹豫地为了Bucky两次弃盾吗?
为什么我们的关系偏偏就这么不熟。
这些年他们都有交往过很多女孩,但他的眼前总会一闪而过16岁那年闪着泪花的灰绿色眼眸,密密麻麻的数学试卷和蓝莓酱。
23岁那年的路灯,写了一半的论文,醉的找不着北的小青年。
“Seb,抱歉,我…”他已经抱住了那个人,但他还没想好怎么把存了几个七年的话说出来。
“我刚才不该说那些话的…”最后他只是这样说。
“说什么?soft spot?”他听见颤抖的声音传来。
他沉默着,于是他也沉默着,但没有松手。
Sebastian无端地想起那天吃完冰淇淋,他和Chris在华灯初上的波士顿火车站告别。他告诉Chris自己其实不是本地人,只是百无聊赖想来一趟自己的旅行,看到海报才现场报名参加了考试。
“你肯定是觉得自己很孤独才会这样做吧。没关系,现在你有我这个朋友啦。”Chris笑着拥抱他,目送他上车。
直到火车发动,他们俩才同时想起来一件事。
原来我还没有给我的朋友留个电话啊,我们可能就这么错过了吧。
Sebastian和Chris同时想,如果现在再不说点什么,我们可能就这么错过了吧。

00.

“Sebastian.”
“Chris.”
“我…呃,你先说吧。”
“算了,你先说吧。”
Chris深吸一口气,“那个,我们已经认识了几个七年了?”
“三个。”
“好吧,三个七年,将近是我们三分之二的人生了。”Chris抑制住自己语气里的颤抖,抱紧了Sebastian。旁边的人们已经开始发出“啧啧”的声音,摄像机可能马上就要来了,“我们…可不可以…再熟一点?比如一起出去吃个饭什么的…?再这么不熟下去,我们可真的对不起这几个七年了,好歹也是三分之二的人生。”
他将脸颊埋进Sebastian的颈窝,嘴唇贴着对方细腻的皮肤。“不熟”的时候他们也并非没有过这种动作,只是此刻他们都没有笑着暧昧着,用“friendship”掩饰着。
他感到有滚烫的泪水从对方眼中滚落,但随后对方又深吸一口气,小声问,
“那,什么时候一起?”



——————END——————